×
热搜词
查看: 218|回复: 0

为什么说中国联通混改就像春天的雪花?

[复制链接]

timg-1.jpg



混改联通对电信行业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就像这春天的雪花



这个问题最近一直萦绕在笔者的脑海,尤其是4月5号联通股市停牌公告,宣布了混改“拟以本公司控股股东中国联合网络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联通A股公司”)为平台”的进一步确切消息之后,这个问题日渐突出起来。



如果按照中国联通高管在公开场合的观点,混改是为了解决中国联通体制不够市场化、资产价值被低估和与产业协同效应不够的三大问题,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中国的电信行业是普遍性的存在这三大问题呢?毕竟从改革者的顶层设计中,选取一个行业的典型代表并不只是为了解决这一个代表的典型问题而已。



回到问题的开始,以中国联通为代表的电信运营商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市场化机制?



这个问题可以从内外两个角度看,对外中国三大运营商的市场竞争能力可以说独步天下,尽管属于同一产权人,但是比较竞争制度的设计、国企管理者绩效考核模式以及以省域为单位的分散竞争体系,使得这个看似是多寡头垄断的行业创造了过去十几年持续的繁荣和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



站在整个行业角度看,电信运营商并不需要新的或者特别的市场化机制了,从网络投资、资费管制到产品创新,至少在表面上所有计划性指令性行政命令的东西已经消失。



那么就只剩下对内了——作为国企的电信运营商其实也存在国企普遍存在的问题,暨激励和约束机制与企业发展不相容。这种不相容表现在任何伟大的成功与操盘者无关,任何细小的差错都难逃追责,利益与风险严重的激励不相容,造成的结果就是追求平庸。



国资委主任在今年向人大报告国资改革时曾说国企普遍存在企业内部三项制度改革还不到位,管理人员能上不能下、员工能进不能出、收入能增不能减等问题。



毕竟既然结果和自己的利益无关,理性的人都会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择,恐怕这才是王晓初希望混改联通解决的问题吧。



或者说,这才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对电信行业的意义所在,因为如果没有与电信运营商发展相容激励和约束机制,资产放大和协同效应即使能够在短期依靠资本运营或者业务合作产生,在长期追求平庸的大背景下,恐怕也难以持久,最终依然将是死水一滩。



所以混改联通,如果能够在激励和约束机制上有所突破,那真正意味着中国电信行业的改革进入了第二春:所有人为市场结果负责,享受市场发展的成果也承担市场失败的风险。



但是想想这样的场景,其实我们知道基本不可能发生,因为这并不想联通股票可以在市场上随着混改消息涨停那样容易。



这个略显悲观的观点来自于一个更为宏观的结构性判断——电信运营商公司治理结构、行业竞争结构以及管制结构的长期稳定不变性质。



从公司治理结构上,无论股权性质如何多变,引入的是新的国有资本还是民营资本,国有资本控股的基本格局、国有产权代理人模式以及运营商高管考核任命选拔机制,都可能不会因为混改有多少本质改变。



从行业竞争结构上,中国三大运营商都在尝试新的转型,但是并不乐观也更为现实的预期是将依然以管道竞争为主,存量用户市场的红海拼杀模式、一家主导其他两家跟随的基本结构以及利润和营收的马太效应,在短期内也看不到有任何改变的新变量产生。铁塔即将上市,对行业影响已经微乎其微。



从行业管制结构上,待产十年的电信法依然遥遥无期,以至于到了最近几年两会期间已经无人再愿意提起,提速降费将是这个行业未来一段时间工信部关注的长期的主要任务,混改对这一点只能接受也无力改变。



所以混改对电信行业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是春天的雪花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文内容不够精彩,我要自己发布

撰写新帖
官网客服
400-000-0000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延边风采    

© 2013-2016 Comsenz Inc. Powered by Discuz! X3.3

QQ